達內教育集團總裁韓少云:回歸本質, 打鐵還需自身硬

發布:達內英才添翼來源:達內英才添翼時間:2016-11-22

11月 19日,由人民網和美美證券聯合舉辦“中概股復興論壇”,來自達內教育、網秦、華視傳媒、鳳凰新媒體、金融界等數十家中概股CEO就當前中概股如何修復形象、重拾投資者信任、恢復融資功能、如何提升業績、投資者關系管理、正確面對監管和文化差異等領域進行一系列探討。

達內英才添翼

【達內教育集團總裁韓少云出席中概股復興論壇】

目前,在中國教育公司還不具備上市和回歸法律環境和政策環境

主持人:當中概股企業回歸潮高漲,1/10中概股企業在推進自己的私有化進程,并準備完成私有化后回歸國內資本市場,達內教育是否考慮回歸國內資本市場?

韓總:達內是一家教育公司,之所以選擇去美國上市,也是中國不具備教育公司上市的法律環境,就是沒法上,我們就選擇去美國上市。目前回歸國內資本市場的環境和可能條件也不具備。其實,在哪個資本市場上都不是最重要的,只要是優質的公司,企業價值總是會被發現的。

美國資本市場是一個正常的估值市場,中概股估值甚至于高于美國本土企業

主持人:美國的市場價值的判斷能力對中概股公司是不是一個客觀的價值判斷?

韓總:美國資本市場是一個正常的估值市場。中概股或者在美國市場看來外國的公司估值相對比美國本土公司的估值是要高的,甚至比美國傳統的銀行估值相對比較還高的,但是和A股比起來,可能就差了很多。   

達內英才添翼

 【達內教育集團總裁韓少云分享回歸業績本質,打鐵還需自身硬】

中概股企業還需要回歸到企業業績表現上,是金子總會被發現

主持人: 中概股企業存在信息披露問題,信息存在造假等問題,達內如何看?

韓總:在美國上市的中概股應該是中國優質公司的典型代表,而且是各行各業的典型代表,我們不能因為個別的公司就把整個中概股優質的公司全部否定掉。實際上,它們在各行各業很有代表性,比如說中國最優秀的電商的在境外,比如說中國最優秀的教育公司也在境外,早期做游戲的公司也在境外,最優秀的媒體公司也在境外。第二,我覺得,實際上大家可能過度地放大了做投資者關系,和證監會打交道。我們從來不和美國的證監會打交道。實際上,做企業和做人一樣,做一個好人,永遠都不會跟警察局打交道,公安局永遠不會上門找你。實際上美國證監會也是去抓壞蛋的,你是一個優質的企業,好企業,別人也不投訴你。你永遠不會跟他們有什么非正常的接觸,跟他接觸都是很正常的提交年報,提交季報,該提交的東西都提交就好了。第三,實際上,我覺得要把企業價值做好,應該還是回歸到做企業業績上,打鐵還要自身硬,把企業自身的業績、治理做好就OK了。實際上,我們的質在做企業本身,量在做投資者關系。我們不能回避投資者關系不重要,但是如果你就是一塊鐵,投資者關系做得再好,也就是一個鋼鐵而已,如果你是一個金子,投資者關系做得再不好,你也是一塊金子。因為現在投資者會不斷地去挖掘你,你不去做投資者關系,他也會上門去研究你。甚至比如說我們和陌陌的關系比較好,前一陣子他們股價走得比較好,走得好的原因是什么?他們也沒有去做投資者關系,因為他早期還做所謂的在私有化的沒有停止披露期,他們不跟投資者見面的。投資者自己去編一個軟件,去監控陌陌的訪問量,他們感覺到陌陌的訪問量突然間放大了很多,他們自然就會大量地買進陌陌公司的股票,它的股價自然回歸到它的價值所能夠體現的價值。我覺得作為一個企業,應該把重心,放到把企業本身的業績做好和企業本身的管理治理好上面是最好的。我們也不要想著去圈錢,A股的錢好圈,到A股圈一把,再回來再圈一把。任何錢都是人民的血汗錢,都不能亂花。

達內英才添翼

【達內教育集團總裁韓少云分享中概股企業如何價值重塑】

股票是經濟的晴雨表,股價是一個公司業績的晴雨表

主持人:中概股企業如何重塑自身的價值?

   韓總:股票是經濟的晴雨表,實際上一個公司的股價就是一個公司業績的晴雨表。在美股,蘇鵬可能也知道,就是看數據,數據好了,你的股價自然也會上去,數據變壞了,股價自然就會下來。投資者關系對市場和對業績的指引、判斷,也是有學問的。我們在這方面也吃過虧。去年我們剛上市,股價差不多也沖到14、15這樣一個水平,后來穩定在12塊,但有一次,去年第二季度,我們業績有點不好,有點太悲觀,把全年的業績調低了,股價一下子可能跌了30%,到了7、8塊。到年底,我們的業績比我們以前最早給出的還要高,回過頭來看根本沒有必要把這個業績調低。但是,你股價再從8塊錢回到14塊錢可能又花了一年的時間,才回到這樣個水平,相當于把本來一些好的東西就給浪費掉了。所以,確實,我們在市值管理方面或者業績管理方面,有時候也不能太保守,可能要更客觀地去反映我們公司的實際的情況。 

欧美特黄三级片国产AV一二三无码影片欧美极品另类高清videossexo久久精品国产免费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